她害怕自己的兒子,學到了什么不好的東西,所以面帶焦慮的對著陳天城說道。

    其實這種情況陳天城也沒有想到,但他倒是聽說過,似乎有這么一種功法,可以逼出人體內的壞東西,更何況自己的兒子自己肯定了解的,他也非常的相信陳默,不會學習什么不好的功法。

    陳天城用手握住了胡淑華的手,“淑華你不用擔心,這種功法我是見過的,咱們兒子是不會干什么壞事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陳天城的肯定,胡淑華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似的,臉上焦急的表情也好了很多,緊緊攥著的雙手也放松了下來。

    陳默似乎并沒有受周圍人議論的影響,只見他雙手,更加的用力,一個使勁兒,只見張平的嘴里面噴出來了一些東西,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平低頭一看,是一小堆黑色的東西,仔細的看上去,好像是一粒粒圓形的,類似于蟲卵一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看到這些,張平開始相信陳默的話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太厲害了,這你都能看得出來,你趕緊給我治病吧,五百萬絕對沒有問題,而且以后你爸的生意我一分中介費都不要,你趕緊給我治病吧。”

    張平對陳默的稱呼已經從小子變成了小兄弟,可見他已經完全相信了陳默,連說話的語氣都已經從囂張跋扈,變成了低聲下氣。

    夏侯杰的臉漲得通紅,就這么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打臉,不知道自己以后的醫師之路還能不能走下去了,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。

    但是,人雖然輸了,氣勢不能輸,夏侯杰穩了穩自己的情緒,對著陳默說道:“你這肯定是什么江湖騙術,你騙得了別人,但是你騙不了我,你給我等著,我一定會找人拆穿你的騙術。”

    還沒等陳默說什么,夏侯杰就趕緊拿著自己的醫療箱,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年輕有為呀,這才多大呀?,就會這么厲害的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眼拙呀,竟然沒有發現,我的鄰居有這么厲害的一位大師,連夏大師都比不過他,簡直太厲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他就是我的偶像,他是誰來著?叫什么陳默是吧,我偶像的名字就像他的人一樣低調,我太崇拜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陳哥,你兒子太厲害了,我就住你們家樓下,以后有什么事情咱們要互相關照呀。”

    “對呀,對呀,我就住在你們家旁邊這棟樓上,都很近的,以后有什么事情找我,只要我能幫忙,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幫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里不僅有在夸獎陳默的,還有在巴結陳默父親的。

    人都是這樣,你有了一定的權利,有了一定的地位就會有人來巴結你,不然是不會有人理你的,窮在鬧市無人問,富在深山有遠親,這就是現實情況。

    “五百萬恐怕不行吧,你剛剛不是說,把全部家產都給我嗎?”

    陳默完全沒有理會人群的議論,而是對著張平調侃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,都聽你的,只要你能把我的病治好,怎么樣都行。”

    到了現在這個地步,張平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,相比那些財產,當然還是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當然,錢財什么的對于陳默來說,也并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要我給你治病可以,你不但要給我錢,還要給我下跪道歉,還要給我的父母道歉。”

    陳默已經停止了運行功法,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父母,回過頭來對著張平說道。

    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下跪道歉,對于張平來說,確實是有點難以接受,但是現在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,畢竟命沒有了,便什么都沒有了,哪里還管得了什么尊嚴面子之類的。

    “行,我道歉,陳大師,我錯了,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我今天下午不該跟你動手,也不應該不相信你的話,我現在知道自己錯了,求求你趕緊給我治病吧,老陳,不,陳哥,我錯了,你趕緊幫我說點好話吧。”

    “撲通”一聲,張平跪在了地上,用近乎哀求的聲音,對著陳默和他的父母說道。

    “兒子,如果張總的病能治的話,你就盡量幫他治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來,陳天城和胡淑華都是比較善良的老實人,所以,現在他們才會勸自己的兒子,幫張平治病。

    “看在我爸的面子上,我可以幫你治病,這種病的最佳治療時間是五天后,你五天后過來找我吧……順便帶著你的家產。”

    聽完陳天城的話,陳默對著陳天城點了點頭,對著張平說道。

    張平雖然有點囂張,愛貪小便宜,但是也并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大事,陳默當然不是什么圣母,但自然有利益可圖,幫他治一治也是無所謂的。

    “好,都聽你的,陳大師,那我五天后就帶著我的家產過來找你,咱們一言為定,到時候還要麻煩陳大師你好好幫我治療治療。”

    聽到陳默答應了要幫自己治病,張平的心終于放了下來,不管陳默開出什么樣的條件,他都要答應,畢竟這是救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經過這么長時間,天已經更加的黑了,看到這里的熱鬧已經快要落幕,周圍圍觀的人也都漸漸散去了,但是經過今天晚上,陳默估計要在這個小區里面出名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五天后過來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答應了張平,陳默就一定會做到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咱們五天后見,陳大師,天已經太晚了,我就不打擾你們休息了,過幾天我再過來,陳哥,嫂子,我先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既然事情已經談妥,張平也就沒有什么留下來的必要了,他準備回去了,但是臨走前還是要再確認一下,所以,他就又跟陳默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張總,那我們就不留你了。”

    陳天城禮貌性地回答張平道。

    陳默并沒有言語,張平看到這樣,也就不好意思自找沒趣,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張平離開之后,周圍聚集的人群也都全部散去了,陳默就跟父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

手机捕鱼游戏编程原理
上海快三开奖走势图 平特独平一肖 安徽时时快3开奖 欧洲工业指数eugi开盘时间 风云直播吧直播 云南时时是真的吗 快乐12网上哪里可以投注 天津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时时彩缩水随便用 2020欧洲五大联赛 免费下载滨海消消 星悦广西麻将 吉林快三计划结果开奖 一肖中特兔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50期 3d开奖结果公告